‖空间首页‖

‖各 国 皇 室‖ · ‖至 留 言 板‖

‖空间导航‖

 

                  ‖古 罗 马 帝 国 的 荒 淫 君 主‖


  古今中外的帝王和贵族很少有不玩弄女性、耽于女色的,这是因为他们需要这样做,而他们的权力、金钱和地位也允许他们这样做。

  女人是玩物还是被喜爱者
  古今中外的帝王和贵族很少有不玩弄女性、耽于女色的,这是因为他们需要这样做,而他们的权力、金钱和地位也允许他们这样做。人类从群婚杂交一步步地发展到一夫一妻,性交的范围逐渐缩小了,可是群婚杂交的影响并没有彻底消除,男权社会中男子玩弄女子的观念在古代甚至在现代社会中也还大量存在。性本来是人类的一种自然本性,有一种不受约束、任意发泄的倾向,但是人之所以成为人,是因为他还有社会性的一面,他的行为(当然也包括性行为)要受政治的、经济的、法律的、道德的条件所制约,这就是人类的文明。可是,如果一个人处于权力的巅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从而可以为所欲为,任何人、任何法律都奈何他不得时,那么在两性关系方面的一切荒唐事情都会出现了。

  以古罗马为代表的好色君主
  有人说过,无论哪一个君主专制国家的君主,几乎在五个人中只有一个比较正常,十个人当中才会有一个是明主或贤君,而其余的大都是傻瓜、色鬼或不伦不类的浪荡子。这话很有道理,综观历史,正是如此。

  在西方文化史上,古罗马具有重要的代表意义。它延续了1200年,经历了王政时代、共和时代和帝政时代,版图不断扩张,横跨欧洲和北非,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农业、工商业和高利贷业兴盛,奴隶制经济获得巨大的发展,在物质和精神文化方面获得了许多成就,对后世的西方文化有相当大的影响。而古罗马的一些首领和君主,作为奴隶制社会的统治者,其荒淫、好色和残暴,在历史上也同样具有典型的代表意义。

  “罗马人,把妻子藏好啊!因为著名的色魔秃头凯撒将要凯旋归来了。”人们对古罗马的名将凯撒说这番讽刺意味的话,是因为他除了远征高卢、征服埃及、攻占小亚细亚的卓著战功以外,在性方面的放纵也是十分出名的。他一生曾四次易妻,曾和埃及艳后克丽奥佩脱拉同居了相当长的时期并生了两个孩子。他和毛里塔尼亚女王以及斯鲁皮库司、加比尼阿斯、庞培等人的妻子,都有过一段情史。他精力充沛,到了53岁时性能力仍旧很强,于是更加纵欲无度。他又好男色,又是个异乎寻常的自恋狂,手脚要绝对保持清洁,身上的体毛要全部剃除,就和他的秃头一般,这些怪癖可能和他少年时代的娈童经历有关。历史记载,他患癫痫症,曾经在公共场所发作过两次,加上他又如此荒淫,所以即使不被养子所杀,也不可能长寿。

  如果说凯撒还有一些可以让人尊敬的军事才能的话,那么罗马帝政第四代皇帝尼禄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昏庸的色鬼了。他的淫乱和他的生母朱利安·阿格里比娜有很大关系。阿格里比娜是卡里古拉帝的继承人克劳第阿斯的后妻,而克劳第阿斯则是她的第三任丈夫,尼禄则是她和第一任丈夫所生的,她为了使尼禄顺利登基而毒死了克劳第阿斯。当尼禄20岁的时候,和异母妹妹奥达维亚结婚,以后和母亲疏远了,又迷恋上了美艳的女奴,甚至想和这女奴结婚。阿格里比娜为此大为惊骇,为了改变儿子的心意,她有一次赤裸全身,引诱尼禄和她发生性交关系,并且给他一笔庞大的财产。这个笼络手段终于成功了,但尼禄也从这堕落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了。他纵情声色,后来费尽心机,毒死了妻子和母亲,迎娶了他所钟爱的一个绝世美女波芭亚,可是当这女子怀孕时,又被尼禄活活地踢死了。

  尼禄认为,“无论男女,没有一个人的身体是贞洁的,只是大部分人将自己的丑恶作了巧妙的掩饰而已”。所以,他就利用皇帝的特权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在夜晚,他常化了妆走上街道,恣意地猥亵男子,强奸妇女,任何人如想反抗,就会被处死。他曾强奸了一个维斯太神庙的女祭司,还对一个名叫斯波罗斯的男性进行阉割,甚至想将他变成一个女人。尼禄后来和这个阉人举行了婚礼,婚礼以后,又像迎新娘般地将他引进新房,并对他像妻子一样,他还经常和斯波罗斯乘马车招摇过市,斯波罗斯身上穿戴皇后服饰,尼禄还时常吻他。

  尼禄想尽一切办法来发泄他那畸形的情欲,他设计了一种游戏:自己身披兽皮,从笼中窜出,扑向被绑在柱子上的男人或女人,乱抓乱咬他们的阴部。他的一个已获自由的奴隶多利弗鲁斯这时则在一边,模仿少女遭到强暴时的喊叫和悲泣。尼禄也曾和多利弗鲁斯结过婚,其形式和斯波罗斯的情况一样。

  最后,元老院和军队对尼禄的荒淫已忍无可忍了,于是宣判了尼禄的死罪,要把他鞭打至死。尼禄颤抖,叫喊,对此判决进行了抵制,最后被迫在自己书记官的帮助下,以剑刺进喉咙,结束了他荒诞、罪恶的一生,时年30岁零5个月。

  在罗马帝政末期的昏庸君主中,海利欧·加巴斯是十分著名的一个。在暴虐的卡里古拉帝遇刺以后,13岁的美少年、皇太后的钟爱者海利欧·加巴斯登基。他出生于叙利亚,是叙利亚太阳神海利欧(神体为墨曜石制成的巨大阳具)的崇拜者,自称神子。他总是穿着缀以金线的长袍,戴项链、手镯、镶珠玉的黄金冠,打扮得非常富丽。希罗提诺司在《历史》中说:“他脸上的化妆,比妇女还要讲究。穿华服,戴黄金项链,狂舞不断。”

  他曾经建造太阳神神殿,在那里,他由几近全裸、穿着透明丝绸长袍的女尼们服侍着,他任意地和她们性交,使神殿沦为后宫。他还把代表国家荣誉的高官贵爵赐给他的宠妾们,还糊里糊涂地打算把皇位传给卡里古拉帝的淫荡之子,护卫官兵们对此十分愤慨,他只好打消原意,可是仍然将皇帝候补人选亚历山大暗杀,借以泄愤。这件事被人发现后,他被护卫队所杀,尸体还被游街示众,最后被扔进了台伯河中。

   从以上这些事情可以看到,这些荒淫、好色的君主的所作所为,已远远不是一般的淫行、丑行,在许多方面实在是十足的性变态了。也许,权力、纵欲使人的心理越来越不正常;而变态心理又会使他们进一步地纵欲与实施暴政。再举几个古罗马君主的事例,可以使人们了解,人是怎么变成野兽的。

  罗马帝政时代的第三任皇帝卡里古拉被史家评为一个典型的痴呆、迷乱而又有暴露狂和虐待狂的皇帝,他把一切政事委诸亲信,自己则过着骇人听闻、荒淫无度的生活。他穷奢极侈,用黄金建造宫殿、军舰甚至马具、饲料桶,在位的四年内就把国库中1500亿两黄金浪费殆尽。

  根据苏托尼阿斯《卡里古拉》篇所载,他在少年时期就奸污了自己的亲妹妹,以后和他所有的姊妹都发生性交关系,其中一个叫德鲁西拉,被他立为正式妻子,另外两个则被打入冷宫。德鲁西拉死后,卡里古拉颁布了一道法令,规定在举丧期间,全国任何人不得说笑,不得沐浴,夫妻不得同房,也不能和双亲、配偶、孩子们一起吃饭,否则将处以重刑。

  他的性行为带有一种虐待狂的特征,一旦他想得到某个女人,就立即把她从她丈夫的身边夺走。他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波莉娜的,他把波莉娜玩弄了以后,就打发她走了,同时又下令,禁止她和别的男子发生性关系,如果违令,就要处死。另一个女子叫凯索尼亚,在怀了卡里古拉的孩子后,他才娶了她,可是对这个正式妻子,他有时却命令她脱光衣服,站在他的朋友和亲信面前,让大家观赏。每天入夜以后,他就肆意掠夺罗马城中年轻貌美的女人,加以凌辱;还把哑剧演员强行带入宫内,发生性交关系。

  卡里古拉经常举行盛大的宴会,邀请他感兴趣的女子出席,同时还总是邀请她们的丈夫。当这些女子赤足走过他的卧榻时,他像挑选购买奴隶一样地审视她们,如果对谁有兴趣,就把她带进卧室加以玩弄。出来后,他不仅不加掩饰,反而公开评论这个女子的行为举止、性特点和床上的表现。

  他对罪犯和一些无辜民众,都随心所欲地施以酷刑,残忍得无以复加。他用已定罪的犯人(其中有许多是无辜的)活活地喂饲狮子;用烙铁在他们的身上烙字;或者把他们像动物那样关进笼里锯解分尸。他规定,儿子被处决时,父亲必须在场观看。有一次在宴会上他突然发出一阵狂笑,一位坐在他身边的执政官和颜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只要我点一点头,就能将你们所有的人的喉咙割断。”他是这么说,事实上也是这么做的。任何人只要稍稍触怒了他,不论是护卫官或总督,都要在他的逼迫下自裁;士兵们的头就像一件玩具一样,转瞬之间就会莫名其妙地落地。蒙田在《随想》一书中曾述及,一些被逼自尽的将士们把妓女带入自宅,在性交的恍惚中自绝性命。在观看斗兽表演时,如果他没有足够的牺牲品扔给野兽,就把一些观众抓来,割去他们的舌头使他们不能骂他,然后扔进竞技场。他还堕于疯狂的自我崇拜之中,他以双子神的神殿为居所,穿着神服,拿着神具,出现在众人之前;有时还装扮成军神马尔斯或女神维纳斯、黛安娜,昂首阔步地走在罗马城中。公元41年1月,忍无可忍的护卫们终于反叛,斩掉了卡里古拉的阳具,他的妻女也被杀戮。

  卡里古拉皇帝的性变态似乎有他家族的根源,他的祖父台比留帝也是个性变态者。严肃的历史学家吉朋说过:“罗马帝政时代,由淫乱、残酷的台比留帝揭开了序幕。”奥古斯都大帝死后,台比留顺利登基,这是公元1世纪初的事。台比留知识丰富,在这方面是个合适的皇帝人选,但又是一个纵欲无度的性变态者,泰西塔斯在《年代记》中指出:“他在那个岩礁之岛和孤独之海,沉溺于情欲之中,他的情欲燃炽着,竟连自由奴隶也不放过。他以淫秽的行为玷污了那些少年们。”

  据记载,台比留的变态还远不止此,他甚至拔除少年们的牙齿,命令他们用齿龈部分啃咬他的阳具。他还在喀普里岛上的别墅中建造一个小舞台,将一些年轻男女聚集在那里,演出“指环”的游戏,即男女乱交,做出如戴指环的淫秽行为。他还收藏了不少春宫画,叫人扮演画上的模样供他欣赏。他的丑行太多,逐渐暴露而遭非议。公元36年时,卡里古拉认为祖父台比留的行为危及家族的存在,于是派人用棉被把他活活闷死了,当然卡里古拉在性问题上一点也不比他的祖父好。

  公元1世纪末,继尼禄在位的罗马皇帝杜米仙也是个残忍邪恶、变态心理严重的君主。他喜欢勾引人妻,纵欲无度,并称这是“床上的角斗”。他还喜欢给自己的宠妾拔除体毛,常常就这样在床上消磨去一个个下午。他喜欢和妓女厮混,还使侄女怀了孕,又坚持要她堕胎,使她因此而死。

  卡修斯·狄欧曾经描写过杜米仙所举办的一次宴会,实在荒唐透顶。

  杜米仙有一个黑色的房间,天花板、墙壁和地都是黑色的,还摆着没有坐垫的黑凳子。客人们在半夜时分,单独地被引进房间,在他的座椅前设置着一块墓石般的黑色的银板,上面还刻着他的名字。漆黑的房间内,只有从天花板垂吊下来的小灯,投影在那块银板上。客人坐定后不久,黑暗中突然出现死灵、妖怪般的少年,他们赤裸着身体,全身涂得漆黑一片,在客人面前表演令人恐惧战栗的舞蹈,在舞蹈结束后就一个个地跪在客人们的面前。……此刻,佳肴被盛在黑色的盘中端出来,连酒杯也是黑色的,这一切使人感到这是死亡之宴,客人们被不祥的阴影所笼罩,为之颤抖,全场一片死寂。于是,杜米仙突然出现了,他在黑暗中侃侃而谈,卖弄他所知道的关于杀人和横死等“学问”……

  杜米仙又是个虐待狂,他自身淫乱到极点,却首创用火烙阳具的酷刑以折磨犯了所谓通奸罪的男子和同性恋者。他还把所有的禁欲主义者、斯多噶学派流放于孤岛,谁也弄不清楚他究竟提倡什么、反对什么。卡修斯批评他说:“他是一个从未对人类怀有真正感情的人。”公元96年,这个残忍的、变态的皇帝终于被杀,结束了他诡异与古怪的一生。

  像杜米仙那种“性杀人”的做法在历史上也是形形色色,并延续于后世。例如,古罗马就曾经有一个将军,在指尖涂毒,然后爱抚妻子的阴核,将她杀害。根据拉第斯拉斯的叙述,那不勒斯王即查理三世之子,于1414年由于从体内吸取了情妇的毒而毙命。这都是通过性活动来杀人。

  到了公元3世纪,古罗马的皇帝希利伽巴拉的性变态也很突出。他于公元218年至222年在位。据希罗提的描述,他是个漂亮的小伙子,在祭神典礼上,他穿着华丽的女人衣服,亲手宰杀大批兽畜,然后将兽尸浸泡在香水中,有时也用人祭,如将少年的阴茎割下,投入祭火。举行祭典时,一群叙利亚少女围着祭坛跳舞,这时乐声大作,罗马的全体元老和骑士都出席这种仪式。

  他还想出一个怪诞的念头:让一个女神和他的太阳神结婚。于是他选定了朱诺(希腊神话中的赫拉,主神宙斯的妻子)。希利伽巴拉亲自主持了盛大的“结婚”仪式。他越来越迷恋他的太阳神,正因为如此,当时的男性祭司们也学他的样,把自己看成是女人。他一度想阉割自己,最后只是割去了包皮。夜晚,他会跑进妓院,将妓女赶出去,自己戴上假发,扮成妓女站在门口拉客。后来,他在宫殿里专门布置了一个房间,供他玩这类游戏。

  他曾试图让医生把他变成一个女人,并允诺事成之后给予重金。在他的身上还有一种受虐狂的心理,喜欢把自己幻想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在偷情时被“丈夫”当场捉获,于是挨了一顿痛打。

  他的怪诞行为终于引起了军队和民众的鄙视和愤怒,结果他和全家人都被杀,尸体被扔进了台伯河中。

  对于帝王和贵族这些统治者来说,性变态是一种发展的必然现象。变态是对立于常态而言的,而性问题和其他一切社会现象一样,过了一定的度就会从正确变为谬误,从常态变为变态。例如,多情本不是坏事,过分了,滥用感情就会变成坏事;睹物思人是人之常情,而如果发展到恋物癖则是性变态了。对于帝王和贵族来说,他们可以毫无限制地纵欲、杀人,常态的办法用尽了,就用一些新奇的、荒诞的办法来寻求刺激,这就很容易走向变态了。

‖空间首页‖

‖各 国 皇 室‖ · ‖至 留 言 板‖

‖空间导航‖